当前位置:主页 >鬼故事 >

横死的盗墓贼

时间:2018-05-06 20:07:08 | 作者:思绮 | 阅读:次

  当铲子敲击出不同于泥土砾石的声响时,一行人便知道他们离目的地只差几呎之遥。

 

  “挖到啦!”顶着一头灰发,身形消瘦的王凌转过身,向其他人兴奋地却压低声音喊道。

 

  负责拿着手电筒照耀的阿篱也露出开朗的笑容,和方才因为害怕紧张而愁容满面时不同。

 

  “这大户人家一定在里头放了不少金银财宝。”他道。

 

  “那是当然,我亲眼看见所以才来的,不然我花那么多时间做这种阴损事干嘛,又不是吃饱没事干。”

 

  “他们会不会发现墓被人盗了?”小秋是这伙人唯一的女性。

 

  “只要我们能还原谁会知道。”同行的张凯说着,滑开手机秀出里头的相片,“我事先拍了几张照,我们就照原样弄回去,等他们发现时,应该是捡骨的时候了。”

 

  “喂,别拿出手机来,蓝光的光线太强,你是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这儿吗?”王凌小声怒道。

 

  “对不起。”张凯立刻把手机关掉。

 

  “你们别杵在那,赶紧帮忙。”王凌说完,其余三人立刻着手将覆盖在墓上的泥土拨开,棺木逐渐露出来,不久棺盖便全曝露在月光下。

 

  “来,我们一人负责一角,把钉子拔起来。”王凌道。


横死的盗墓贼-鬼故事
 

  四人一角,努力地将钉死在棺木上的五吋钉撬开,就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四角的五吋钉从棺木上连根拔起。

 

  进到最后一个程序,四人面面相觑,发财梦各自在脑海中转了一回。接着,四人合力把沉重的棺盖掀开,浓重的尸臭味扑鼻,呛得四人难受得捂住口鼻,倒在一旁。

 

  “不是昨天才下葬吗,怎么今天就这样臭了。”张凯边说边咳了几声。

 

  “莫家闺女早死了好几天了,拖到昨天才入葬……”王凌还未说完,就被难闻得气味呛得直恶心,忍不住吐了几次。

 

  “听说她死得离奇,年纪轻轻就不明不白的死了,连新闻都报了。”阿篱曲着手臂盖住口鼻。

 

  “我觉得是吸毒吧,莫家有钱不想家丑外扬,才说离奇暴毙,现在的新闻都是愈耸动愈吸引人的题材最好,才能冲高收视率。”张凯道。

 

  一旁不语的小秋忍受不住恶心的气味,想要爬出墓洞时,瞥了眼棺木内,莫家闺女的脸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坑坑疤疤,血已经干涸变得红黑,还有无数白白胖胖的蛆在蠕动。

 

  她看着着实害怕,颈肩后寒毛直竖。

 

  这时,一只约鸡蛋大小的虫子从尸体下方钻出来,在尸体的陪衬和月光照耀下感觉更加恶心和令人畏怯。而虫子爬过时,发出的窸窣声更让人听得浑身发痒。

 

  小秋无法再忍受这毛骨悚然的情况,开口道:“我们走吧,这里好可怕。”她说话的同时,一阵冷风吹来,加上从泥土蒸腾上来的寒气,更凭添一股瘆人的恐怖。

 

  阿篱吞口口水道:“我也赞成,感觉上好像愈来愈阴了。”

 

  “墓地哪有不阴的,四周都是死人,只有我们四个是活人,阴盛阳衰当然阴森。快点动手,把事情处理好就能闪人了。”王凌白了小秋和王凯一眼,压下胸口那股恶心感,朝棺木里瞧,尸体腐烂的呈度超乎他的想象,“这尸体也太烂了,在太平间冻了那么多天,结果才两天的时间就烂成这副样子,生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腐烂得那么快。”

 

  “所以我说一定是生前吸毒,我在网路上看过那些吸毒犯的照片,有的肉都烂掉了。”张凯道。

 

  “不管是什么,咱们快点动手。”王凌屏住呼吸手往棺木里伸,捉到什么陪葬品就往外头放,其他人见状也不管尸臭难闻,在棺木里东翻西找。无数的金链、金条、金戒子、手镯、珠宝等,被摸到的全被移到棺外。

 

  “莫家果然有钱,给闺女的陪葬品毫不手软,光是金子就这么多,现在贵金属可贵了,拿去典当肯定能卖到好价钱。”王凌道。

 

  “要不是这些东西,谁敢把手伸进来。”小秋道,当她的手往尸体腿下伸时,摸到了个会动的物体,立刻尖叫起来,同时手快速的抽回,几只鸡蛋大的虫子也被翻了出来。

 

  许多虫子快速地在尸体上乱蹿,接着爬出了棺木。

 

  “这是什么虫啊。”张凯嫌弃道,他把手电筒朝那些虫子照,那些长得像蟑螂的虫子有着强烈的趋光性,马上朝张凯脚边涌。张凯紧张地抓起铁锹对着不知名的虫子挥舞。

 

  “走开!走开!”其他人也连忙帮忙驱赶,王凌从上衣口袋掏出打火机,利用火让这些虫子离开,没想到这种虫却不怕火,依然不断的往张凯身上爬。小秋瞧见这虫不怕火,立刻叫张凯把手电筒关掉。

 

  “这虫子喜欢光,快把灯关掉。”

 

  张凯把灯关上,大伙又手忙脚乱一番后,虫子失去了光的指引,开始四处散,接着钻进松软的泥土里。

 

  “啊!”张凯叫了一声,左手摸了一下发出疼痛的后颈,一只虫子啮咬了一口,被他拨了下来。

 

  小秋好奇地看了一眼,在张凯的后颈有咬痕。

 

  “没事,只是被咬了一口,回去的时候消毒就行了。”小秋道。

 

  “这虫子看起来怪恶心的。”阿篱道。

 

  “管它是什么虫子,现在赶紧把这里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王凌说着,打开背包的袋口,其他人也开始把从棺木里取出来的陪葬品通通放进背包,一件都不落下。

 

  四个人接着合力把翻开的泥土重新覆在棺木上,利用月色,把被他们挖开的坟墓,回复到最初的模样。最后,他们四人双手合十,向年轻的墓鞠躬。

 

  回到原本聚集的小土地公庙,四个人把肩上的背包放下,拿出所有的珠宝。

 

  从棺木里夺取出来的珠宝全都摊在神像前的水泥地上,四个人开始分赃。其中王凌拿得最多,这让张凯有意见。

 

  “等等,说好平分,你怎么拿得最多。”

 

  王凌瞥了他一眼,“今天要不是我的关系,你们会知道哪家有钱人家里刚死了人,还放了那么多陪葬品,我拿得多是应该的。”

 

  “可是我们也有功劳,没有去举发你就不错了。”

 

  “没有证据要怎么举发?我可以说只是讲讲而己,真要动手,我们都有份,你以为我不会把你拖出来吗?”

 

  “你利用工作之便有这样的想法,我们说出去的话,你工作就没了,五十岁的年纪还能做什么工作呢。”张凯不甘示弱。

 

  王凌瞪了他一眼,“我这工作可不是任何人想做就会做的,何况,要不是我在钉棺时留了点力没有打实,你们现在可能还在拔钉子。别以为做我这行的,那么轻松,光是怕见鬼这件事,恐怕你就先竖白旗了。”

 

  张凯还想要反驳,被小秋打断。

 

  “别吵了,有这些就够你吃一阵子,趁还有钱的时候赶紧找个正经工作。”

 

  “我怎么没有找正经工作了,那是公司制度问题,关我啥事。”

 

  阿篱瞥了眼张凯和王凌,不想卷入纷争,岔开了话题。

 

  “王陵你刚才说的……是有见过鬼?”

 

  王凌哼笑。

 

  “怎么没有,说出来恐怕会吓死你们。”王凌说着,“我们做这工作的没见到鬼的几乎没有,只是我们做的事不伤害人,所以它们也不会为难,多是来答谢的。”

 

  “不管会不会为难,见到鬼就够吓人了。”小秋道。

 

  “见过几次就不会那么害怕了。”王凌边说,边将拿到的珠宝收进自己的背包。

 

  “我们做这种事会不会折寿啊。”阿篱道。

 

  王凌不屑地哼了一声,“都做了还想这个,担心的话就把你那份放回去,被追债的不是我。”

 

  阿篱扁嘴,“在场的又不只我一个人被讨债逼迫,如果不是因为这样,范得着挖人家的墓吗?”

 

  阿篱的话让其他人沉默,他们各自没有想到会沦落到被讨债追着喘不过气的时候,一开始不过是为了应急借点小钱,曾几何时,利息已经滚到无法承受的地步。于是在网络上,遇到也有相同情况的同伴,干下了这种折损阴德的事。

 

  “现在回想真羡慕小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欲望和烦恼,出了社会和同龄人一比较,发现自己样样都缺,逐渐地就养大了贪婪,一去不复返。”小秋感伤道。

 

  “还了债后,你接下来怎么办?”张凯问。

 

  “回老家吧,大城市不适合我这种农村的孩子,工资虽然没那么可观,但是纯朴,也不会那么计较身外之物。你呢?”

 

  张凯笑了笑,“不知道,开个小店做吃的吧。”

 

  “你要改的是赌,这病根难治。”王凌道。

 

  “你别说我,自个儿不也是。”张凯回呛。

 

  陡然,一阵阴风吹来,让四个人从脚底到一路麻森到天灵盖。

 

  四个人被这阵冷风吹得寒毛直竖,各自不说话,缓缓站起身,朝着空旷的四周瞧。

 

  阴风刮起地上的残叶,形成一个小旋风在神像前的水泥地上打转,转得让人心里发毛。

 

  小秋吞口口水后,转身面向土地公神像,双手合十并闭上眼,诚心的祈祷。

 

  “土地公,请您保佑,我是走投无路才会做这种阴损的事,如果能让我平平安安的回去、还了债,我一定会替您镀金身,尽我的能力修缮这间小庙。”小秋说完,作揖地朝着神像拜了又拜。

 

  其他三人见状,也立刻向土地公请愿。

 

  说也奇怪,阵阵阴风在四人分别请完愿后,便停止了下来。四个人见机不可失,马上拿自己的背包,要离开这间小庙。

 

  “好痛!”张凯摸了一下方才被虫子咬的地方,不知为何,疼痛的范围扩大,还带着刮肉的痛楚。

 

  “张凯,你需要快点擦药,不然会有感染的风险。”小秋道。

 

  “我知道,可是现在……痛死我了……”张凯痛得龇牙咧嘴,他返手在后颈和背部猛抓,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东在在他的背与后肩颈放肆啃咬。

 

  “会不会有别只刚才没有发现?”阿篱说话的同时,来到张凯身后,见到他后颈一片红,皮肤上冒出许许多多的包,“你背后长了东西,先别抓,我看一下。”

 

  张凯放下手,忍着撕裂般的痛。阿篱凑近看,那些包几乎都一样的大小,每一个都将皮肤撑开,造成皮肤像被撕开的疼痛。他伸出食指,摸着其中一个包,当他的指腹触碰到皮肤时,被摸到的包动了一下。

 

  “啊!”阿篱吓了一大跳,叫了声,“它会动!”

 

  王凌和小秋两人立刻凑过去,瞧着那一大片红色的包在张凯的后颈移动。

 

  “你把衣服脱下来。”王凌见到有包往衣领下方跑,觉得不太妙,要求张凯把衣服脱下来。看不见自己后背情况的他,听见其他三人发出的惊叫声,害怕地发抖,双手不停打颤,简单的把钮扣穿过扣眼的动作,都变得困难。

 

  当张凯把衣服脱下来的瞬间,王凌等三人倒抽口凉气,他的背上聚集无数的包,就像在皮肤内值入鹅卵石,密集地排列,撑薄了张凯的皮肤,导致他产生了被撕裂的痛苦。

 

  “这……怎么一回事?”小秋道,“该不会被感染了吧……”

 

  “应该是,照这种情况必须赶快到医院,我去把车开来。”王凌说着,才刚迈开一步,就听见张凯发出惨烈的叫声,随后,一个包流出了血水,接着其他的包也开始渗出血来,不一会功夫,那些包撑破了皮肤,一只只黑色的节肢动物蜂拥而出,吓得三人立刻疯狂得往张凯身上打。

 

  “这虫到底是什么怪物啊!”阿篱吓得用背包猛打着那些不停冒出来的虫子。

 

  “管它是什么东西,肯定是会吃人的害虫,不想被吃掉就快打。”王凌脚不停地往虫子踩踏,能踩死一只是一只。

 

  “可是这些虫怎么感觉愈来愈多、没完没了。”小秋拚命地挥舞手上的背包,但是不管怎么驱赶,虫子象是被安装了精良的导航,能快速地从另一处急速奔来,不管他们怎么驱赶,数量只有不停地增加。

 

  肉身成了养份的张凯,在孵育出大批的虫子后,血流不止,加上其他三人为了消灭怪虫,施加在他身上的拳脚,迫使他奄奄一息。最后,终于咽下一口气。

 

  其他三人还没有知觉自己间接杀了张凯,仍然疯狂地对付着脚下无数的虫子。

 

  阿篱见驱赶无效,于是拿出铁锹,击打着不断朝他脚边涌上来的虫子。其他二人见状,也拿起工具挥舞。

 

  此时,阴风又起。吹得他们心里发毛,身体无法控制地发抖。而那些从张凯身上窜出来的虫子,有愈来愈多的迹象,源源不绝地朝他们涌上,而三人也开始出现了疲惫。

 

  最先招架不住的是小秋,她挥舞铁锹的力道因为手臂发酸,放慢了速度,虫子开始爬上她的脚、腿,不一会功夫,长裤上已经爬满不少虫子。

 

  “小秋,你的腿……”阿篱喊道。

 

  小秋目光顺势往自己的腿瞧,惊叫一声,抖动的双腿试图把虫子从裤子上抖落下来。

 

  “我来帮你。”阿篱放下铁锹,用背包把爬在小秋裤子上的虫子拍落,然而他忘了自己的脚边,虫子已经虎视眈眈,顺势地朝他身上钻。

 

  虫子钻进了阿篱的衣服内,当下让阿篱浑身不舒服,他又跳又抖的想要把钻进他衣服内的虫子摇下来。

 

  小秋见状,又帮着阿篱赶走脚下的虫子,两人互相帮忙的画面看在王凌眼中,只想着干脆让他们成为虫子的宿主。于是,他想到了在墓地的情况,这虫子驱旋光性强,只要退到了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就行。他边击打边后退,慢慢地离开远离两人。果然如他所料,大多数的虫子往两人身上移动。

 

  阿篱突然意识到王凌的离开,猛然抬眼,见到已经退到小庙灯火范围内的王凌,当下他气愤至极,破口大骂。

 

  “王凌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在一旁看戏,我成功脱身一定揍到你满嘴找牙!”

 

  “王凌你回来帮忙啊!”小秋急道。

 

  王凌站在黑暗处露出充满恶意的笑,“抱歉,是你们自己没福气又不聪明。放心,你们身上的东西我不会拿,希望你们能平安脱困。”他说完,背上自己的背包离开。

 

  被留下来的两人,虽然愤怒,但激起的肾上腺素无法帮助他们从困境中脱离,筋疲力尽的两人逐渐放慢了攻击的力道,爬上身的虫子愈来愈多,绝望的念头逐渐取代他们的求生意志,对死亡的恐惧在也在此刻一点一滴地消失。

 

  “啊!”小秋不停发出痛苦的叫声,她的身上多处被虫子啮咬,疼得她不停大叫。

 

  “小秋!”也有相同情况的阿篱也正咬紧牙关努力地撑下去,脚边的虫子繁殖的速度令人咋舌,他深刻的怀疑这东西是躺在那棺墓里的死者所下的诅咒,否则哪有一个生物会繁衍得如此快,已经是违返物理法则。

 

  庙堂的虫子快速地增加,它们就像有训练有素的行军蚁,快速地往猎物方向前进,最后将猎物淹没在自己的势力范围。被它们咬住的猎物发出痛苦的惨叫声,然后,透过伤口放进幼卵,接着就是等待孵化。

 

  小秋和阿篱两个人被虫子咬得不成人形,他们的血液和皮肉成了幼卵的养份,慢慢地,他们已经无法反抗。在临死前,他们感受到有不属于他们本身的东西在体内移动,经历着内脏被吃掉的惨况,骨头被啃咬时生不如此的痛苦,削皮挫骨是他们在人世间最后的兹味。

 

  在他们死亡的刹那,无数的虫子从他们的眼耳口鼻和各处皮肤涌出,继续啃咬着他们的尸体。

 

  王凌走了一段下坡的山路后,来到避车弯,坐进他停放在这里的小货车。

 

  当时为了僻人耳目刻意把车停得稍远一些,现在想想根本没有必要,在逃出土地公庙时,一路上他不断咒骂自己笨、糊涂,有谁会在大半夜上必须经过大片公墓的山呢。

 

  他发动车子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往山下开。

 

  其他人的事他不想知道,反正他拿了自己该拿的东西,能不能享用到都是看个人的造化,他可没有保证大家都会平安无事。

 

  他开着车,离土地公庙愈远,王凌的心情愈是轻松愉快,不久,便开着车吹起口哨。

 

  “啊嘶──”突然他感到手臂上一阵疼痛,定晴一看,是那个虫子。王凌二话不说就摇开车窗,把虫子扔到了马路上。

 

  “他奶奶的,竟然敢咬我。”王凌嘴上说着,但是心里直发毛,他打开副驾驶座的前柜,右手在柜子里摸了摸,他记得之前在里头放了些药,先应点急,到时开下山马上冲到医院去。

 

  从柜子里摸到一瓶药,正好是专治蚊虫咬伤的白花油,他笑了笑,说着“神明保佑”便扭开旋盖在被咬伤的地方抹,白花油的清香散发在车内,让人神清气爽。

 

  “这东西真好。”满意的王凌把白花油放在一旁的置物架上,后面冷不妨传来一个声音。

 

  “真好闻!”

 

  王凌心跳停了一秒,他露出畏缩的神情,慢慢地将目光移到后照镜。

 

  一张腐烂的脸孔,被啃咬而变得稀疏的头发,身上穿着全白的衣服,发出阵阵青光的女鬼坐在后座。

 

  “哇啊!!!”

 

  王凌被吓得神不附体,车子也在他万分惊恐下在车道上左右晃动,蛇行好一段路。

 

  “我错了、我错了,我会把东西还给你,你不要杀我、不要害我的命,我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才去撬开你的墓,你大人有大量,请原谅我。”王凌边说着,害怕得眼泪飙了出来,也失禁了。

 

  “我的墓好吗?”

 

  “好、很好,很漂亮、很大气……跟你一起美丽又大方……”

 

  “不是说我都烂了,烂了还会漂亮……”

 

  “那是瞎说的,壮胆用,别放心上……”

 

  “真的?你会把我的东西还回去?”

 

  “真的、真的,我这人绝不说谎。”王凌流着眼泪说着,握着方向盘的手始终无法镇定地让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山路上。他现在庆幸这条通往公墓的山路,半夜没有其他车辆经过,否则他必死无疑。

 

  不知过了多久,王凌感受到背后不再那样阴冷,他双眼怯怯地往后照镜瞧,后座半点踪迹也没有。

 

  放心喘口气的王凌,揩去脸上的冷汗,嘴里念着阿弥陀佛。

 

  “那么害怕?”

 

  王凌转向副驾驶座,那骇人的脸孔近距离地出现在他面前。

 

  吓到心脏差点麻痺的王凌当下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下意识地打着左转,在冲出边坡护栏前,强烈的光线刺眼得让他睁不开眼睛。

 

  刺耳的煞车声与巨大撞击声之后,不久,远远地传来救护车鸣笛声。

 

  王凌身上插满了玻璃屑,吊挂在山坡下的一棵树上。

 

  张凯、阿篱和小秋三人的离奇死亡和尸体惨状,一时间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

 

  没有人知道为何四个人会在同一天死在前往公墓的山路上,有人说,他们是为了躲债而自杀,但是身上没有任何遗书,有人讹传是盗墓横死,但是背包里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小庙没有安装监视器,不知他们为何而死。

 

  在多年后,被王凌他门撬开的棺木,在家人做捡骨时,将当初埋进棺材里的珠宝一一点清,庆幸着在法治的社会里,已经没有盗墓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卖泥人的老太太
下一篇:两世人
中国股市:记住这些分时走势图一旦你买了它们,它们就会上涨,但不会轻易变空去美国旅游有哪些准备?中国烟草香港(6055.HK)的换手率高达22.4%,日内波幅高达67.5%主运“分时图”大全,一旦遇到即时通关,会在一会儿后跌落到底连续20日跌停换手率、高风险和大新增“份额王”的世纪游轮被验证强势股筛选器美国很多暑期学校都变成了线上暑期学校,美国顶尖大学的这些线上项目也进入了申请倒计时!丽都兴智投资:分时图背后的逻辑一下子就明了!资产负债率:近七成房企规模冲刺后负债超过80%每股净资产大于10元的59只流通股名单出炉!业绩强劲,深受基金追捧股价上涨前,“换手率”百分百出现这样走势,万次反复验证不例外搞不懂主力出货和洗盘的区别?看一眼“换手率”就够了,一生只需学一个指标,照样受益匪浅!一旦换手率大于15%,几乎个个都涨停,如能掌握,轻松在股市中获利!如何捕抓持续上涨的强势股?仅一招换手率选股法,我收藏了你随意手把手教你快速看懂一支可转债(上)股票交易时间优先技巧是怎样的?《王者荣耀里》那些法师比较好上手,或者支援其他路比较强的英雄?20天拉11个涨停板,机构卖出的盛通股份是给上车机会?现阶段A股市场手持5万块钱要如何炒股,不妨一试“龙头战法”,把本金用在刀刃上,从贫穷到富有一位短线天才的肺腑独白:死记这种MACD高级战法,翻倍盈利一辈子房产税和印花税可以税前扣除吗 印花税计税依据含不含增值税?如何阅读财务报表––第65节:快速阅读资产负债表股票是如何反应公司价值的?年收益率和年化收益率傻傻分不清?一篇文章帮你说清楚各种“收益率”在上海,赚多少才是中产?2021买什么股票看涨?银行的资产负债部是干什么的?科创板推出的历史比较和未来展望新三板挂牌公司属于非上市公众公司吗?